女排“自由人”:默默無聞,但責任很重

中國紀檢監察報

女排“自由人”:默默無聞,但責任很重

9月19日,中國隊球員朱婷(左)、袁心玥(右)和張常寧在比賽中慶祝得分。

9月19日晚上,在2019年第十三屆女排世界杯日本橫濱賽區,中國女排以3比0完勝日本女排,連續第5場零封對手。1981年,正是在日本,最后一場比賽戰勝了當時衛冕冠軍日本隊的中國女排,第一次登上了世界之巔。38年后,中國女排故地重游,走上自己的衛冕之路。

比賽結束后,二傳手丁霞、主攻手朱婷、副攻手袁心玥等進攻型球員成為媒體聚焦對象,不僅她們整場比賽的數據被詳盡呈現,一些關鍵表現更是以短視頻形式廣為傳播。精準巧妙的傳球、勢大力沉的重扣、多點齊發的快攻,的確值得觀眾反復回味。不過,還有一些隊員不應被忽視,例如自由人,那個在場上與其他隊員著裝不同的球員。就拿這場比賽的先發自由人王夢潔來說,別看只是一個身高173厘米、體重60公斤的23歲小姑娘,在比賽中發揮的作用并不小。

名為“自由人”,其實并不自由。“自由人”的自由,只是不受每局6次換人名額的限制,也不需要裁判的同意,就可以自由上下場。但對她們的規則限制也很苛刻,比如,除了推攻是不能在前后排直接進攻的;在前排不能傳球、不能攔網,等等。

雖然常常默默無聞,但自由人責任很重,有時還會對戰局起到關鍵的作用。自由人必須有很強的閱讀比賽能力,能深刻理解場上形勢,在快速的攻防轉換中做出預判,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身體姿態出現在需要補位的時刻、需要救球的位置。缺少高高躍起、揮臂一扣的高光鏡頭,也沒有鐵壁銅墻般的網前封殺,用行話說,她們就是“專干臟活累活的清道夫”。 為了隊友能把更多精力投入進攻而甘愿“搭梯子”,只要有一線機會也要勇敢“堵槍眼”,她們以最不自由的付出、甘當綠葉的精神,保障了球隊的勝利。

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須有我。回望2004年雅典奧運會女排決賽,很多人發現,當年的自由人、有“不死鳥”之稱的張娜功不可沒,正是靠著她的穩定一傳和多次救火,穩定了軍心,保障了戰術的執行力,中國女排才能在落后時一分一分追上,并最終戰勝實力強大的俄羅斯贏得冠軍。郎平指導帶隊期間,曾經考察過多位自由人,從初出茅廬的小將到經驗豐富的老兵,從平時比賽到世界大賽,只為選出最適宜這支中國女排整體戰術的那位自由人。

同樣道理,在我們的干部隊伍中,在很多需要團隊完成的工作任務中,也有不少人處在類似“自由人”的崗位上,日復一日地干著平凡甚至有些單調的工作,在職責使命約束的“不自由”中,甘當平凡的螺絲釘,盡心竭力地保障整個任務的順利推進和良好發展。

一個隊伍的責任分工,離不開類似排球隊中的“自由人”;一個隊伍的團結協作,需要個人犧牲一些所謂的自由。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的事,發揮自己的專長,一個集體才能發揮最強大的力量,才能向著勝利的目標不斷前行。

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

相關評論
相關資訊
天津落戶廣告 廣告
幸运28预测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