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創建“平安醫院”有“良方”

海南日報

我省創建“平安醫院”有“良方”

引入保險和“調賠結合”機制,醫患矛盾得到有效緩解。圖為省醫調委工作人員查閱材料,為醫患糾紛尋找化解的方法。 省醫調委供圖

我省創建“平安醫院”有“良方”

醫調委工作人員正向患方了解訴求,解決醫療糾紛。 省醫調委供圖

我省創建“平安醫院”有“良方”

■ 海報集團全媒體中心記者 洪佳佳

如何能夠為醫院提供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案,為醫師營造一個更為安心的工作場所,也為患者提供一個更為放心的就診環境?

或許保險正是調和醫患關系的一支有效的“潤滑劑”。

醫療保險服務的介入,為化解醫療糾紛,創建“平安醫院”提供了新的探索方向。通過建立多部門聯動調處醫療糾紛的工作格局,我省不僅實現了醫療責任險(以下簡稱醫責險)全覆蓋,成立了醫療糾紛法庭、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醫調委),還積極構建多元化的醫療行業風險管理體系,促進醫患和諧,維護醫療秩序。

“潤滑”矛盾,第三方機構調解醫療糾紛

“感謝岑海芳女士,負責任,有責任感的工作,有熱情的招待。”不久前,省醫調委調解員岑海芳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感謝信。寫信的人是一位來自農村的家庭婦女邢女士,雖寥寥數語,語句也不通順,卻飽含了寫信人對調解員的濃濃謝意。

原來,2016年11月,邢女士的丈夫因摔傷前往海口市某醫院進行手術。沒想到的是,手術過后的丈夫卻無法下地行走了。她認為,這是醫方手術不當造成的,提出賠償要求。

“她第一次來醫調委時,完全不懂申請的流程,我只好幫助其填寫相應的材料。”岑海芳說。去年8月,省醫調委正式受理糾紛,并組織專家評鑒。調解期間,岑海芳一直與邢女士保持聯系,指導其提供發票等相應索賠材料,并多次與其溝通賠款事宜。在岑海芳的引導下,醫患雙方最終達成調解協議。邢女士說,多虧了岑海芳的幫助,才使得他們能順利拿到賠償款。

“醫療糾紛發生后,通過第三方機構調解,可以迅速把糾紛解決‘從院內轉到院外’,這不僅維護了醫院工作秩序,也維護了患者的利益。”省醫調委副主任梁彩紅說,我省實行醫責險制度,以醫責險為基礎,組建了第三方獨立機構——醫調委,并建立起“調賠結合”機制,有效“潤滑”了醫患矛盾。

據悉,醫責險“保醫”又“保患”,具有參與社會管理的特點。2009年,江泰保險經紀海南分公司以風險專家的角色介入醫責險統保項目,改變了醫患雙方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使保險機制更科學完善,醫責險自此成為我省分擔醫療風險的主要形式之一。醫責險參保納入“平安醫院”考核體系,納入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考核體系。

截至去年,我省醫責險參保機構2400多家,實現三級二級醫院全覆蓋,部隊醫院和民營醫療機構逐步納入保險機制。保險覆蓋面和投保率領先全國其他地方。

齊抓共管,多部門協作處置醫療糾紛

一個醫責險統保項目,一個由保險主導的醫療糾紛調解機構,在和諧醫患關系方面有何作為?

一組數據能回答這個問題。

截至今年5月末,我省累積發生4506起醫療糾紛,患者訴求金額累計8.9億元,其中4319起案件通過醫調委調解成功。也就是說,通過“調賠結合”的機制,95.8%的醫療糾紛是以醫調委調解的方式化解的。

目前,已有3475位患者通過醫責險項目獲賠1.97億元,調解協議執行率100%,調解結案率98%,調解平均時長28天。

除了醫責險,我省還通過與省委政法委、省衛健委、省公安廳、省司法廳、省信訪局、海口市美蘭區人民法院等部門聯動,初步建立起多部門齊抓共管的預防和處置醫療糾紛的工作格局。

如:醫調委委派工作人員在省衛健委輪值,協助處理醫療糾紛和“平安醫院”創建等工作;協調公安機關加強醫療糾紛調解保衛工作,維護醫療秩序;與省法援中心設立醫調委法律工作站,對弱勢患者給予法律援助;與海口市美蘭區人民法院建立專職法官駐派辦公機制,累計調解醫療400多件,實現司法審判和人民調解的有機結合,使醫療糾紛調解更具權威性、確定性和法定性。

“醫院+患者+醫師”,多渠道分擔醫療風險

醫責險有效轉移我省醫療行業風險,但從運行情況來看,項目整體賠付率較大,三級醫院綜合成本率高達100%以上,屬于虧損狀態;二級醫院綜合成本率接近93%,僅是保本微利。

“醫院的風險轉嫁手段比較單一是主要原因,應探索建立其它醫療風險分擔渠道,提供更多的保險服務產品,實現政府、醫院、患者和社會多方‘同治’的保障模式。”梁彩紅說。

去年10月《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條例》開始施行,條例明確指出,國家要建立完善的醫療風險分擔機制,發揮保險機制在醫療糾紛處理中的第三方賠付和醫療風險社會化分擔的作用,鼓勵醫療機構參加醫療責任保險,鼓勵患者參加醫療意外保險。

記者通過實地采訪也了解到,醫責險只能解決醫院的責任,患者和醫師的風險保障難以滿足。

我省曾推行手術意外險,但保費高,購買人數少,市場推廣遇到了瓶頸。為此,去年海口市瓊山區婦幼保健院“試水”普惠型醫療意外險,由醫院出資2萬元為孕婦集中購買醫療意外險,轉移孕婦在手術中的醫療風險。

“患者能在醫療意外中獲得賠償,醫生可以心無旁騖地治病救人,醫院能維持秩序。”業內人士認為,醫療意外險是“潤滑”醫患關系的一種有益嘗試。此外,通過醫療意外險賠付責任的分擔,可以減輕醫責險的賠付壓力。據記者了解,下一步,我省將在部分醫院的高風險科室試點推廣醫療意外責任險。

除了醫院和患者,在醫療救治過程中,醫師也承擔著一定程度的風險。2015年,我省出臺《海南省醫師多點執業管理辦法》提出支持醫療機構和醫師個人購買醫療執業保險。

與醫責險不同,醫療執業保險是為醫生個人的責任“埋單”,包括醫院對醫生“內部追責”的費用,可以緩解醫患糾紛發生后的經濟壓力。同時通過出險頻率與保費掛鉤,醫師也受其約束,從而提升執業責任心和醫療質量。

“保險業助力創建‘平安醫院’,還可以在產品上進行多元化設計,盡可能實現醫療風險全覆蓋。”有保險業內人士說,現代醫院安全管理中,保險分擔主要的險種包括醫療責任險、財產機器損失險、臨床藥物試驗險、醫療意外險、公眾責任險、高端醫療險、母嬰安康險等。

加入公益,探索醫療風險共擔機制

由于醫學本身的不確定因素,還有30%的醫療損害是由并發癥造成的,屬于無過錯醫療損害,在目前的糾紛調處中往往是由醫院承擔救助義務。

“我們正設想‘患者+醫院+保險+公益’的模式,把醫責險、醫療意外險和無過錯醫療損害救助三種形式結合起來,建立新的‘多位一體’醫療損害風險共擔和救護救助補償。”梁彩紅說,無過錯醫療損害救助風險金可以由醫責險、醫療意外險和無過錯醫療損害救助金的預籌金、財政資金、社會資助和捐贈、資金利息等組成。

此外,梁彩紅還表示,除了醫患矛盾的調處,保險經紀人和省醫調委還可以協助推動其他職能部門創建的海南類似“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監護責任補償保險項目”“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補償保險項目”“養老機構責任保險和老年人意外險”等民生項目,踐行“社會參與、多元并舉、市場機制”的社會矛盾糾紛化解理念,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提供思路和經驗。

相關資訊
寫評論
4條評論
HYX
迪斯尼:我不當大哥很多年我不當大哥很多年我不當大哥很多年我不當大哥很多年我不當大哥很多年我不當大哥很多年……迪斯尼:我不當大哥很多年……迪斯尼:我不當大哥很多年……
幸运28预测单双